您好,欢迎光临本店! 登录/ 免费注册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所有分类

所有分类

© 2005-2019 我发现她有柔弱甚至脆弱的一面。坚强的外表,掩饰不了她精神上的伤痛。她内心深处,有一根别人触碰不得的软肋。好几次,她故意压低声音打电话。内容不得而知。可在邻座的我,分明感觉到了她的声音有些发颤哽咽。她心中有苦,却不想让人察觉。她把苦楚埋在心底,活得很不容易。这么长时间了,她几乎没提到过她的家庭。但我知道,她有个儿子,名文韬。她管她儿子叫韬哥。一说到韬哥便眉飞色舞。显然儿子在她心目中的份量是最重的。韬哥是她的牵挂,她的支柱,她的希望,她的全部,她的精神寄托。常常她因儿子的快乐而快乐,因儿子的难过而伤感,因儿子间或不懂事不理解母亲的心思,而忧心忡忡。我像月霞小姐这般年纪的时候,也异常敬业。如今我身子骨不行了,变得不敬业了。而她却有如当年的我,十分敬业,除了儿子差不多将全部的心思都花在单位里,早出晚归,忙忙碌碌,一点都不得空闲,似乎偌大的一个单位,缺了她就不能运转。经常天黑了才想起家里还有个韬哥,得赶紧回去给他做饭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